决✦心

开学「可能」会失踪,尽量保持更新♡

锤基·可能会有后续的短打x

#ooc严重
#BGM: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灵感来源↑

——————————————————

听着他的话语嗤笑了一声,看来他也收到了消息啊。
原本最满意的伪装在这一刻被人粉碎。
沉默了会后才开口:

「Heh,Thor,如果我是叛徒,你是什么呢?」

转动方向盘打算甩掉跟在后面的尾巴,耳机对面的那个人没了声音,正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对面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的就是熟悉的声音:

「是叛徒的爱人.」

私设蓝莓拟女
ooc有

画不出想象中的蓝莓的万分之一的可爱!

(什么奇怪的发言x)

【还没想好名字】二 · 噩梦

◎人类组,副cp为骨兄弟
◎ooc注意
◎人类猹x精灵福
◎Chara为男孩子,Frisk性别未定(私设精灵由自己后期决定.)
◎因为三次太忙的原因写得很仓促,第三章会尽力提高质量的√

————————————————————


“..你是谁?”
Chara的身体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静,那个小家伙停下了扇动翅膀落在了玻璃瓶边上像是犹豫了半天后张开了嘴.

「很抱歉打扰到你了..我的名字是Frisk,一个名为Frisk的精灵.」

Chara听着Frisk的声音愣了愣,虽然很小,但是听着让人心里很舒服.感觉就像是直接传入了心底一般.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好的,Frisk..对吧?我可能要..先睡一会,你..要不要一起来睡..?”Chara说完后就有些后悔了,明明自己对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家伙一无所知(除了名字和身份),自己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能听到..?」

答非所问的答案让Chara皱了皱眉头,不过出于莫名其妙的礼貌让自己还是点了点头:“..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不是一个聋子..什么的?”Frisk与Chara对视了一会后扇扇翅膀隔着刘海在Chara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小小的亲吻「那么..祝您有一个好的睡眠时间.」Chara躺回床上带着一大堆问题慢慢的合上双眼睡着了.

一夜无梦.

Chara醒来后外面的太阳已经快到头顶了,揉了揉还有些不清晰的眼睛Chara打了一个哈欠。自己是有多久不借用药物就能睡得这么好了?转过头看着枕头上的小小的一团刚想开口就被Sans的声音堵了回去.

“Kid—你还在房间里吗?”

Chara用身体挡住身后的Frisk回答道:“我可不会空间移动。”门被打开后Sans就看着坐姿僵硬的Chara随口说了句他的骨式双关:“Hey,你看上去有些「骨」怪,不过Papyrus在担心你的肚子是不是已经「骨骨」叫了.”Chara听着他的双关有些莫名的不爽,随口应了几声后不再理会那个笑脸垃圾袋。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讨厌他,可能只是...单纯看他不顺眼?Pff...

预测Frisk一时半会不会醒后Chara洗漱完整理好衣服就出了房间.在Chara出去没多久蜷缩在枕头上装睡的Frisk就扇扇翅膀坐了起来,昨天晚上他抱走Chara的噩梦时不小心看见了噩梦的内容.回想起那个梦境Frisk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下可以确认这个男孩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梦境回忆)

「嘻嘻嘻,你看他那双红眼睛,我妈说那就是恶魔的眼睛」

「哇,真可怕呀嘻嘻嘻」

被排挤在一旁的小男孩揪紧了毛衣的袖子努力忍着不让眼眶中的眼泪掉下来.

「不...我不是的..」

小男孩独自一人坐在离孩子们最远的秋千上盯着下面的沙地,接下来的一块石头砸伤了小男孩,鲜红的液体划过他的额头,在他的眼睫毛上聚成一滴红色的水珠砸在小男孩绿色的毛衣上,那个丢出石头的小孩将他没有反应便喊到
「快点滚开,这里是我们的秋千,不是你这个恶魔玩的地方!」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你这个没妈的小杂/种!」

「...你说什么?」

那小孩先是愣了愣,然后提高了声音喊到:「难道不是吗!你这个没妈的小杂...」小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个小男孩的拳头砸中了鼻子,充满锈铁气息的温热液体从小孩的鼻子中流出,那小孩瞪大了双眼一脸不敢相信的捂着鼻子,站在他面前的小男孩的脸上还有一道血迹。

「恶...恶魔打人了!」

「老师!恶魔欺负人了!」

「呜啊啊!」

一时间周围的小孩全都往学校里跑去,而那个小男孩眯着眼睛露出一个微笑后朝着地上发蒙的小孩说道

「下次在乱说话,就不是一拳头了.」

梦境场景一换,小男孩的脸上已经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扇出了一个巴掌印,男人嘴里吐出的词语让耳朵还在嗡嗡响的男孩眼中充满了眼泪:「是他们先骂我的!」
「你个小/杂/种,还好意思还嘴.你把老子的脸都丢光了.」更多的巴掌以及男人的脚落在了男孩瘦小的身上,这是一个女人端着一杯茶过来递给了男人
「喝点水休息一会再打吧,别气坏了身子.」

「小兔崽子..今天老子就先放过你..滚,今天没有你的晚饭了.」
男孩站起来,一瘸一拐的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无数的黑暗笼罩了男孩,它们撕扯着男孩脆弱的灵魂,它们让男孩的灵魂被黑色给占据,它们把男孩拉入了充满恐惧和仇恨的深渊...

回忆结束后Frisk选择了晃晃脑袋甩出这个噩梦,他太久没有接触到噩梦了。毕竟他最近都在找这个男孩。
可是...该怎样才能够帮助到Chara呢?
Frisk低头沉思着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房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了.

“Heya,Kid——”

TBC

10.13CP日快乐——☆

胡乱摸鱼x
(估计我的手是全圈最难看的√)

之前摸的双荣,挂件(?)双糖和一个计划中的手书的第一张xxx

低质量注意,bug多注意,ooc注意☆

我已经不想活了x
p4是自家闺女

【人类组】女孩们第一次分居(?)

◎Frisk、Chara均为女孩子
◎流水账,ooc有.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wink)

——————————————————

“东西都整理好了?”

Chara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转头看了眼被空旷了许多的房间,Frisk点点头拉着不算沉重的旅行箱凑到Chara面前亲了亲她.她知道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必须要和Chara分开居住一段时间,尽管两人都不是特别愿意,但,毕竟是因为工作原因嘛.

“Chara,这段时间要照顾好自己,听见没?”Frisk帮她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我会早些回来的.”Chara撇了撇嘴:“我..我又不需要你照顾,你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吗?”Frisk点点头,再三叮嘱Chara后拉着旅行箱上了那辆来接自己的车.

Chara看着车越来越远,最后拐弯消失后才回到家中躺在Frisk房间的地毯上看着蓝色的天花板发愣.Frisk已经离开了.Chara侧过身子闭上了眼睛,她头一次觉得这个房间这么空,就和她的心里一样空.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Chara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What's wrong?”“Chara...我忘了一个东西..”Chara从地毯上坐了起来皱了皱好看的眉头:“Huh..什么东西?”

“我把我的心落在你那了,你能帮我保管好它吗?”

Chara脸上的泛起了红晕,结结巴巴的丢下了一句知道了后抱过一旁Frisk送给自己的娃娃将发烫的脸埋在里面.
等Chara冷静下来后她发了一条短信给Frisk.另一边的Frisk将视线从窗外的景色上挪到了手机上.

--"Colorful."

发件人是Chara,半天后Frisk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她抿嘴笑笑后回了一条短信给她.

--"I love you , too"

“呜哇——我的鱼丸——”
“真是的,不就是一串鱼丸吗?你这丸子..别哭了,丑死了..”

(临摹有,渣绘,轻喷.)

我跟你们港,这个国庆小长假我不更新我就开车好吗?
要看什么cp你们定

(反正车技不好就对了x)

红色的花儿绽放了

大概是人类组/
ooc/
私设中花吐症到了最后的时限后体内的花会在皮肤上绽开,当被暗恋者死去后暗恋者将会结束吐花/


“咳...咳..呕...”
Frisk咳呕出了那些堵住气管的花,它们是那样的诡异,就好比在最后的长廊里不好的回忆一般。

“Hey,kiddo are you OK?”

Sans端着一块派走了进来,他明白,Frisk的生命快要到尽头了,他已经患病两个月了。

“I'm fine....”Frisk扯出一个笑容,微微睁开的浊金色眼眸里全是疲惫。“Shhh..kiddo,listen,you should tell him,OK?”

Papyrus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Sans的身旁,他的眼窝里装着少许的眼泪:“Human!just do it!I don't want you die!!”

Frisk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两个月麻烦你们了...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No!你不能离开我们!!我们...我们需要你!I...I...the great papyrus will help you!!”Sans沉默了,他明白面前的这个孩子已经下定了决心:“Hey,kiddo....我认为你该去和其他人道个别,他们可是很「骨」惑为什么你消失了这么久。还有toriel他们..都很关心你。”

Sans将手放在Frisk的头上,说实话,面前的这个孩子将怪物们解放后为怪物们做了许多..现在,怪物和人类终于和平了,身为怪物大使的他也完成了他的使命。

人类的寿命在怪物眼里如同昙花一现。
15岁的Frisk现在也是一个28岁的青年了,然而Sans他们却没有任何变化。

“My child...”Toriel抱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孩子,她从没想过Frisk会这么快离开他们。那个充满决心的孩子会输给花吐症这种感情上的疾病。
“Mom...Don't worry..everything will be OK ”Frisk哽咽着,金色的花儿随着哽咽吐出,它们是那样的刺眼。

“Frisk...”Alphys和Undye抱了抱这个孩子,她们也不知道该和这个孩子说些什么了..

“...Darling,我尊重你的想法,去做你该做的吧”Mettaton拍了拍这个人类孩子

“...Human,来跳一支免费的舞吧”Frisk陪着Muffter和蜘蛛们跳了一支充满花的告别舞

“Frisk,要..来一杯茶吗?”Asgore屈膝抱住了这个孩子,Frisk虚弱地笑着拍拍他的背部让他照顾好Mom和所有人。

“Hey..Sans...”
Frisk虚弱的喊了一声Sans,他现在已经不能自己行走了。Papyrus抱着Frisk,而Sans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切的最开始,伊波特山顶的坠落点
那团金色花丛的面前。

“Th..anks...”
“S...ans..P..apy...rus..nice..to...me...et..yours...and...good bye....”

Frisk虚弱的挤出了这一句话,花朵已经堵住了他的喉咙,在最后一朵红花被吐出后Frisk的身体被那些从他体内长出的红色毛莨覆盖,Sans牵着一旁掉着眼泪的Papyrus离开了这里。

愿你有个好梦,Frisk
晚安。

————————————————

“咳...咳..?”
“Hey,Chara!你...没有吐花了”
“Hum...maybe?I don't know.”
“All right...let's go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