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心

开学「可能」会失踪,尽量保持更新♡

红色的花儿绽放了

大概是人类组/
ooc/
私设中花吐症到了最后的时限后体内的花会在皮肤上绽开,当被暗恋者死去后暗恋者将会结束吐花/


“咳...咳..呕...”
Frisk咳呕出了那些堵住气管的花,它们是那样的诡异,就好比在最后的长廊里不好的回忆一般。

“Hey,kiddo are you OK?”

Sans端着一块派走了进来,他明白,Frisk的生命快要到尽头了,他已经患病两个月了。

“I'm fine....”Frisk扯出一个笑容,微微睁开的浊金色眼眸里全是疲惫。“Shhh..kiddo,listen,you should tell him,OK?”

Papyrus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Sans的身旁,他的眼窝里装着少许的眼泪:“Human!just do it!I don't want you die!!”

Frisk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两个月麻烦你们了...我是时候该离开了..”

“No!你不能离开我们!!我们...我们需要你!I...I...the great papyrus will help you!!”Sans沉默了,他明白面前的这个孩子已经下定了决心:“Hey,kiddo....我认为你该去和其他人道个别,他们可是很「骨」惑为什么你消失了这么久。还有toriel他们..都很关心你。”

Sans将手放在Frisk的头上,说实话,面前的这个孩子将怪物们解放后为怪物们做了许多..现在,怪物和人类终于和平了,身为怪物大使的他也完成了他的使命。

人类的寿命在怪物眼里如同昙花一现。
15岁的Frisk现在也是一个28岁的青年了,然而Sans他们却没有任何变化。

“My child...”Toriel抱着这个脸色苍白的孩子,她从没想过Frisk会这么快离开他们。那个充满决心的孩子会输给花吐症这种感情上的疾病。
“Mom...Don't worry..everything will be OK ”Frisk哽咽着,金色的花儿随着哽咽吐出,它们是那样的刺眼。

“Frisk...”Alphys和Undye抱了抱这个孩子,她们也不知道该和这个孩子说些什么了..

“...Darling,我尊重你的想法,去做你该做的吧”Mettaton拍了拍这个人类孩子

“...Human,来跳一支免费的舞吧”Frisk陪着Muffter和蜘蛛们跳了一支充满花的告别舞

“Frisk,要..来一杯茶吗?”Asgore屈膝抱住了这个孩子,Frisk虚弱地笑着拍拍他的背部让他照顾好Mom和所有人。

“Hey..Sans...”
Frisk虚弱的喊了一声Sans,他现在已经不能自己行走了。Papyrus抱着Frisk,而Sans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切的最开始,伊波特山顶的坠落点
那团金色花丛的面前。

“Th..anks...”
“S...ans..P..apy...rus..nice..to...me...et..yours...and...good bye....”

Frisk虚弱的挤出了这一句话,花朵已经堵住了他的喉咙,在最后一朵红花被吐出后Frisk的身体被那些从他体内长出的红色毛莨覆盖,Sans牵着一旁掉着眼泪的Papyrus离开了这里。

愿你有个好梦,Frisk
晚安。

————————————————

“咳...咳..?”
“Hey,Chara!你...没有吐花了”
“Hum...maybe?I don't know.”
“All right...let's go home.”

UT二周年河图!!!!!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辣眼睛)
(因为我也不知道🌚)

【还没想好名字】一 · 相遇

◎人类组,副cp为骨兄弟
◎ooc注意
◎人类猹x精灵福
◎Chara为男孩子,Frisk性别未定(私设精灵由自己后期决定.)

————————————————————


Chara最近总在自己的房间里发现一些闪亮亮的粉尘一样的东西,有时候会出现在他的床上,有时候会出现在他的桌子上,有时候抖抖衣服也会有这些亮晶晶的东西.

顺带一提,Chara是一个接近18岁的男性人类,目前正借宿在一对骷髅兄弟家—也就是Papyrus和他的懒哥哥Sans家.

“那个..Papyrus,你知道这些东西吗?”Chara将那些粉尘物装进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递给了Papyrus,Papyrus举起玻璃瓶看了半天后摇了摇头将玻璃瓶还给了Chara:“Nope,伟大的Papyrus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奇怪的东西..他们看起来就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诶!”Papyrus眨了眨他的眼窝表示自己不知道这种东西,他转身询问在沙发上看书的Sans,结果Sans表示自己也没见过这种「骨」怪的东西。Chara耸耸肩在Papyrus对Sans的不满中回到了房间关上灯躺在床上,举起手中的玻璃瓶任由那微微的光芒打在自己的脸上,Chara摇了摇头将瓶子放在一旁缩进被子去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Chara听见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小声音,当Chara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床头柜上看着自己,那个小小的家伙发现自己醒了过来连忙扇动了身后那一对想翅膀一样的东西想要躲起来.“我已经发现你了.你是谁?”Chara皱着眉打开床头灯,在柔和的灯光打在那个小家伙身上时Chara愣了神.

那个小家伙和自己有90%的相识度,如果不是他身后的翅膀还在扇动,Chara以为这是谁放在自己床头的一个娃娃.
“...你是谁?”

——TBC

———————————————————

「第一次认认真真打算码短篇x目前①只打出来了600+....」
「想要求建议以及评价...嫑脸的求——」

预计会试着码一个人类组的短篇

人类猹x精灵福

除了这个短篇以外其余基本不会打tag了.